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乐游石城>>旅游动态

聚焦乡村旅游:多重演化筑造梦想乡旅生活

文章来源:发布者:赖丁文发布时间:2016-10-07 10:10:00 字号:[ ]

“三千年读史,不外功名利禄。九万里悟道,终归诗酒田园。”山水田园,诗酒闲逸一直是国人的梦想与追求。今天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、“农村要留得住绿水青山,系得住乡愁”不仅显现出国家对三农问题的高度关注,更为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注入了动力。2009年至2013年,我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收入以年均43%的速度递增;2015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超过22亿人次,营业收入超过4400亿元,预计2020年全国乡村旅游年接待游客将超过20亿人次。农业变强、农村变美、农民变富的美好愿景正逐步实现,中国正悄然步入产业互促、群体互动、生活互融的乡村旅游生活时代。

    乡村旅游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,20多年的成长与演变才成就了今天的乡村旅游。中国的乡村旅游大体上呈现出4个发展阶段:

    第一个阶段是1984年至1994年,可称为农家乐时代,产业体系尚未形成,发展环境较为初级,产品形式为简单的吃农家饭、住农家炕,发展主体多为农民。

    第二个阶段是1995年至2006年,可称为乡村旅游时期,产业体系初步建立,发展环境有所改善,产品形式拓展到农业生产资源的体验,如农耕、农艺、农具、农畜以及乡土科普体验等,发展主体拓展到有了政府的指导和企业的支撑。

    第三个阶段是2007年至2014年,可称为乡村旅游休闲度假时期,乡村旅游得到了飞速发展,在各个方面都有所突破,产业上正逐步实现横纵联动,链条与体系同步构建;发展环境正在往品质化的方向演进,逐步摆脱传统的乡村环境;产品上在原有基础上更关注对于农业生活资源的利用,单一要素产品开始崛起,如精品民宿;在发展主体上,小资、文艺青年、旅游创客等不断进入,新农人日益增多,农民生活的文化社区营造亦在崛起,情怀、情感、情境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第四个阶段是从2014年开始,可称为乡村旅游生活阶段,乡村旅游发展乘风破浪,市场存在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深度探索的可能性,乡旅生活将进一步深入推进。

    一、群体演化拓展乡旅生活空间

    当下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不断提升,雾霾、高温、堵车、亚健康等问题让人们更加向往鸟语花香、青山绿水的乡野田园,继笼养的城居生活、不便的郊居生活之后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拥抱旅居生活。传统客群亦在逐渐向新兴客群转变,80后、90后群体大约占到了市场份额的60%,他们更为关注目的地的“好玩、好吃、好晒、好住、好享受”等体验;“老少女”即老年人、青少年儿童和女性市场更关注原生乡野环境与个性购物消费;自驾群体掀起了一股自由出行的新浪潮,乡村广阔的空间,别样的乡土情怀具有极强的吸引力;候鸟群体、旅居群体等追求更有品质的乡村生活,这些群体的存在为旅游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,也拓展了乡村旅游的发展空间。

    二、政策演化推动乡旅生活

    国家政策,从关注三农到关注乡村旅游,中央一号文件从2004年开始连续10年聚焦“三农”问题,并在2013年至2015年连续三年将乡村旅游发展作为推动农业发展的抓手,与此同时各类旅游发展意见也都明确提出发展乡村旅游业,这成为乡村旅游快速发展的基础。假日制度,从短期分散到弹性多元,我国从1995年起实行双休日,在1999年将春节、五一、十一调整为七天长假,之后在2008年又将三次长假调整为“两长五短”模式并且将带薪休假制度法制化,2015年弹性小短假2.5天正在试点推进,因而,超过全年1/3的休闲时间和弹性多元的假期制度增加了乡村旅游机会。品牌建设,从无序发展到有序推进,乡村旅游发展最初是在没有相关政策标准引导下的无序发展,因此在其快速发展过程中各种问题逐渐暴露出来,国家和地方出台了多项政策和标准,并运用各种品牌来激活和规范乡村旅游发展,如“国家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”、“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”等一系列品牌强烈地激励着乡村旅游的发展速度,有力地助推乡旅生活的品质提升。

    三、产业演化支撑乡旅生活

    要素优化升级,由初级的食住行等要素逐渐向“有看头,有玩头,有住头,有吃头,有买头,有疗头,有行头,有说头,有学头,有拜头,有享头,有回头”等多元要素拓展,既有单一要素的极致放大,也有多元要素的配套发展。湖州德清县把“有住头”做到极致,打响“洋家乐”特色品牌,实现了要素的升级。

    产业横向延伸,由单一乡村旅游产业向关联产业延伸,如农业、工业、艺术、文化等,通过产业叠加融合形成更加丰富多元的产品、空间和业态。苏州“青蛙村”通过发展青蛙经济激活休闲农业,以文化创意注入闯出一条致富路,成功实现了乡村旅游业向生活产业的延伸。

    产业纵向联动,突破单一自我发展,通过上游企业供给侧改革,提供更为优质的乡村旅游要素、装备和服务。例如袁家村链动产业上下游,酸奶坊连接着一家家奶牛养殖场和酸奶加工厂。乡村旅游产业正逐步与生活产业相融合,促使其成为中国经济转型、农村经济升级的重要动力。

    四、产品演化丰富乡旅生活

    产品资源上,从生产资源拓展到生活资源,从对农村生产资源的简单直接利用到对农业生活生产体验、文化民俗游乐等生活资源的品质开发,拓展了乡村旅游产品利用方式,提升了附加值。

    产品类型上,从初级观光发展到深度综合体验,休闲型、体验参与型、度假型、游乐型、商务会议型、品尝型、购物型、研修求知型、综合型等多样并存,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产品布局上,乡村旅游正在从成都、湖州、大理等乡村旅游集聚地向全国各地拓展,产品也在发展的过程中呈现不同的阶段,呈现滚动向前发展。

    五、模式演化助力乡旅生活

    经过多年的发展,中国的乡村旅游涌现出多种模式,其中变化较大的是运营模式、产业模式等。从开发运营的主体看,从单一农民主体到多元主体混合,出现了“公司+社区十农户”、“政府+公司+农村旅游协会+旅行社”、“农民+政府+市场”等运营模式。尤其是最近几年,外来的投资者和创业者不断涌入,为乡村旅游发展注入了资本、理念和活力,品质化和国际化程度正在提升。

    从产业经济运营看,从单纯关注经济效益到关注综合效益,强调共同发展、持续发展,由此形成了一系列发展模式。如成都市的“明月国际陶艺村”独辟蹊径,引入外来资本和创业人员,构建新村民和原住村民和谐相处的共同体,实现了特色陶艺产业和游客消费的双收模式;安徽碧山村的“碧山共同体计划”也倡导文化者深入山村成为碧山新文化人并构建“新农业生活方式”。“人”成了发展关注的聚焦点,有了理想与情怀。

    六、环境演化升级乡旅生活

    中国乡村旅游发展史其实也是一部乡村环境演化史。乡村环境从“脏乱差”逐步发展到注重生态环保,一批批美丽乡村在崛起;乡村服务从无到有,从有到精,逐步实现了标准化、品质化和个性化的升级,旅游厕所改革、智慧旅游建设等让乡旅生活展现出浓浓的人文关怀;乡村管理从初期的放任散漫到政策法规出台再到实质推进,逐步走向规范化、标准化,土地、金融、人才、体制、政策等保障不断提升。

    经过20多年的发展,中国乡村旅游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乡村田园梦正在一步步实现。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在其成立的15年间,一直不断为中国乡村旅游投智,先后完成了《中国乡村旅游标准》的制定、《婺源国家乡村旅游度假实验区总体规划》、《三亚市乡村旅游发展专项规划(2015-2030)》等近百个乡村旅游规划项目,未来还将继续致力于推进农业产业升级、农村环境改善、农民生活提升,助力中国农业的转型升级、中国城乡的统筹融合、中国经济社会的繁荣发展,让乡村更美好,让城市更向往,让中国更多彩。